乌鲁木齐杂诗 清.纪昀

纪晓岚在新疆工作两年左右后,乾隆皇帝召他回京。第二年的春天,纪晓岚踏上返回北京的路程,这些杂诗就是他从巴里坤到哈密的路途中所写。”王永泉说。纪晓岚在他的《乌鲁木齐杂诗》(自序)里有这样的记载:“雪消泥泞,必夜深地冻而后行。旅馆孤居,昼长多暇,乃追述风土,兼叙旧游,自巴里坤至哈密,得诗一百六十首。意到辄书,无复诠次,因命曰《乌鲁木齐杂诗》。”

“纪晓岚作为清朝著名文人、大学士,回京后担任了《四库全书》的总编纂,他组织了360多位高官、学者编撰,3800多人抄写,用了13年才编成《四库全书》。这样一个中国历史上浩大的编撰工程,如果纪晓岚没有渊博的学识和宏大视野的驾驭能力,乾隆皇帝不会让他担此重任的。同样,他之前写乌鲁木齐160首杂诗,也绝非一时兴起,是他早就有计划和思考的。”王永泉分析说,“首先,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分《风》《雅》《颂》3部分,其中最核心内容的《风》有160篇,记录了从西周到春秋时期社会发展与现实状况的方方面面。而纪晓岚写的160首杂诗,数量与《风》相同,其形式内容与《风》也相似,大体分风土、典制、民俗、物产、游览、神异6个部分,记述了清朝中期乌鲁木齐的社会状况和风土人情,反映了清朝政府平定新疆10余年来国家统一、社会安定、经济文化得到迅速发展、各族人民安居乐业的繁荣景象。从这一点看,纪晓岚的这些诗,不是随意写的,而是有整体系统的思考和写作寓意的。我认为,他是想与《诗经》的《风》篇取齐,以同样的形式,表达对乌鲁木齐乃至西域历史风土的记录、描述和思考。”

 

其一
种出东陵子母瓜,伊州佳种莫相夸。
凉争冰雪甜争蜜,消得温暾顾渚茶。

其二
夜深宝气满山头,玛纳斯南半紫镠。
两载惊心驰羽檄,春冰消后似防秋。

其三
凯渡河鱼八尺长,分明风味似鲟鳇。
西秦只解红羊鲊,特乞仓公制脍方。

其四
红笠乌衫担侧挑,苹婆杏子绿蒲桃。
谁知只重中原味,榛栗楂梨价最高。

其五
甘瓜别种碧团栾,错作花门小笠看。
午梦初回微渴后,嚼来真似水晶寒。

其六
腊雪深深坼地寒,经冬宿麦换苗难。
农家都是春初种,一样黄云被垅看。

其七
收麦初完收谷忙,三春却不入官仓。
可怜粒粒珍珠滑,人道多输饼饵香。

其八
温泉东畔火荧荧,扑面山风铁气腥。
只怪红炉三度炼,十分才剩一分零。

其九
澄彻戎盐出水涯,分明青玉净无暇。
犹嫌不及交河产,一色轻红似杏花。

其十
云母窗棂片片明,往来人在镜中行。
七盘峻坂顽如铁,山骨何缘似水精?

其十一
凿破云根石窦开,朝朝煤户到城来。
北山更比西山好,须辨寒炉一夜灰。

其十二
依依红柳满滩沙,颜色何曾似绛霞。
若与绿杨为伴侣,蜡梅通谱到梅花。

其十三
露叶翻翻翠色铺,小园多种淡巴菰。
红潮晕颊浓于酒,别调氤氲亦自殊。

其十四
山珍入馔只寻常,处处深林是猎场。
若与分明评次第,野骡风味胜黄羊。

其十五
西到宁边东阜康,狐踪处处认微茫。
谋衣却比羊裘易,粲粲临风一色黄。

其十六
月黑风高迅似飞,秋田熟处野猪肥。
诸军火器年年给,不为天山看打围。

其十七
昌吉新鱼贯柳条,笭箵入市乱相招。
芦芽细点银丝脍,人到松陵十四桥。

其十八
斑斓五色遍身花,深树多藏断尾蛇。
最是山南烽戍地,率然阵里住人家。

乌鲁木齐杂诗之物产(四十九首)
其一
蒲桃法酒奠重陈,小勺鹅黄一色匀。
携得江南风味到,夏家新酿洞庭春。

其二
茹家法醋沁牙酸,滴滴清香泻玉盘。
琥珀浓光梅子味,论功真合祀元坛。

其三
不重山肴重海鲜,北商一到早相传。
蟹黄虾汁银鱼鲞,行箧新开不计钱。

其四
旋绕黄芽叶叶齐,登盘春菜脆玻璃。
北人自只夸安肃,不见三台绿满畦。

其五
雪压空山老树枯,一番新雨长春菇。
天花绝品何须说,持较兴州尚作奴。

其六
朱桔黄柑荐翠盘,关山万里到来难。
官曹春宴分珍果,谁怯轻冰沁齿寒。

其七
依稀谏果两头纤,松子来从雪岭南。
岭上苍官千万树,只能五鬣绿鬖鬖。

其八
汉唐旧史记青稞,西域从来此种多。
轻注蹲鸱成一笑,如今始悔着书讹。

其九
新稻翻匙香雪流,田家入市趁凉秋。
北郊十里高台户,水满陡塘岁岁收。

其十
配盐幽菽偶登厨,隔岭携来贵似珠。
只有山家豌豆好,不劳苜蓿秣宛驹。

其十一
菽乳芳腴细细研,截肪切玉满街前。
只怜常逐春归去,不到柳红蓼紫天。

其十二
新榨胡麻潋滟光,可怜北客不能尝。
初时误认天台女,曾对桃花饭阮郎。

其十三
漉白荒城不见日,采硝人在古阳关。
颓垣败堞浑堆遍,错认深冬雪满山。

其十四
谁能五月更披裘,尺布都从市上来。
懊恼前官国司马,木棉试种不曾收。

其十五
榆槐处处绿参天,行尽青山未到边。
只有垂柳太娇稚,纤腰长似小婵娟。

其十六
梭梭滩上望亭亭,铁干铜柯一片青。
至竟难将松柏友,无根多半似浮萍。

其十七
罂粟花团六寸围,雪泥渍出胜浇肥。
阶除开遍无人惜,小吏时时插帽归。

其十八
姹紫嫣红廿四畦,香魂仿佛认虞兮。
刘郎倘是修花谱,芍药丛中定误题。

其十九
千瓣玲珑绿叶疏,花头无力窠人扶。
因循错唤江西蜡,持较东篱恐未输。

其二十
红药丛生满钓矶,无人珍重自芳菲。
倘教全向雕阑种,肯减扬州金带围。

其二十一
八寸葵花色似金,短垣老屋几丛深。
此间颇去长安远,珍重时看向日心。

其二十二
土屋茅檐几树斜,移来多自野人家。
微风处处吹如雪,开遍深春皂荚花。

其二十三
河桥新柳绿蒙溕,只欠春园杏子红。
珍重城南孤戍下,刚流一树袅东风。

其二十四
前度刘郎手自栽,夭桃移得过山来。
阜康城内园池好,尚有妖红几树开。

其二十五
息鸡草长绿离离,织荐裁帘事事宜。
騕褭经过浑不顾,可怜班固未全知。

其二十六
芦荻飕飕绿渺茫,氤氲芳草隐陡塘。
行营不解西番法,秋老谁寻玛努香。

其二十七
芳草丛丛各作窠,无名大抵药苗多。
山亭宴罢扶残醉,记看官奴采薄荷。

其二十八
长镵木柄劚寒云,阿魏滩中药气熏。
至竟无从知性味,山家何处问桐君。

其二十九
照眼猩猩茜草红,无人染色付良工。
年年驿使驰飞骑,只疗秋塍八蜡虫。

其三十
绿到天边不计程,苇塘从古断人行。
年来苦问驱蝗法,野老流传竟未明。

其三十一
鸭绿鹅黄满市中,霜刀供馔缕轻红。
加餐便忆坤司马,不比无端主簿虫。

其三十二
彻耳金铃个个圆,檐牙屋角影翩翩。
春云澹宕春风软,正是城中放鸽天。

其三十三
绣羽黄襟画里看,鸳鸯海上水云寒。
如何夜夜双栖梦,多在人间斗鸭栏。

其三十四
白草初枯野雉肥,年年珍重进彤闱。
传声贡罢分携去,五彩斑斓满路归。

其三十五
春鸿秋燕候无差,寒暖分明纪岁华。
何处飞来何处去,难将踪迹问天涯。

其三十六
山禽满树不知名,五色毛衣百种声。
前度西郊春宴罢,穿帘瞥见是莺莺。

其三十七
飞飞干鹊似多情,晚到深林晓入城。
也解巡檐频送喜,听来只恨是秦声。

其三十八
荒屯那得汝南鸡,春梦迷离睡似泥。
山鸟一声半天落,却来相唤把锄犁。

其三十九
一声骹叫唳长风,早有饥鸢到半空。
惊破红闺春昼梦,齐呼儿女看鸡笼。

其四十
谁言天马海西头,八骏从来不易求。
六印三花都阅遍,何曾放眼看骅骝。

其四十一
白狼苍豹绛毛熊,雪岭时时射猎逢。
五个山头新雨后,春泥才见虎蹄踪。

其四十二
牧场芳草绿萋萋,养得骅骝十万蹄。
只有明驼千里足,水销山径卧长嘶。

其四十三
茸茸红柳欲飞花,歌舞深林看柳娃。
双角吴童真可念,谁知至竟不辞家。

其四十四
拔刺银刀似脍残,有人相戒莫登盘。
鱼苗多是秋虫化,倚仗曾经仔细看。

其四十五
蛱蝶花边又柳边,晚春篱落早秋天。
只怜翔粉无多少,叶叶黄衣小似钱。

其四十六
亦有新蝉噪晚风,小桥流水绿阴中。
人言多是遗蝗化,果觉依稀似草虫。

其四十七
翦翦西风院落深,夜凉是处有蛩音。
秦人不解金笼戏,一任篱根彻晓吟。

其四十八
小煮何曾似鳆鱼,恼人幽梦夜深余。
贫家敢恨无眠处,燕寝清香尚不除。

其四十九
五月花蚊利似锥,村村拟筑露筋祠。
城中相去无三里,夜卷疏帘不下帷。

乌鲁木齐杂诗之典制(十首)
其一
金碧觚棱映翠岚,崔嵬紫殿望东南。
时时一曲升平乐,膜拜闻呼万岁三。

其二
炉烟袅袅众香焚,春草青袍两面分。
行到幔亭张乐地,虹桥错认武夷君。

其三
烟岚遥对翠芙蓉,鄂博犹存旧日踪。
缥缈灵山行不到,年年只拜虎头峰。

其四
绿塍田鼠紫茸毛,搜粟真堪赋老饕。
八蜡祠成踪迹绝, 始知周礼重迎猫。

其五
初开两郡版图新,百礼都依故事陈。
只有东郊青鸟到,无人箫鼓赛芒神。

其六
藁砧不拟赋刀环,岁岁携家出玉关。
海燕双栖春梦稳,何人重唱望夫山。

其七
戍楼四面列高峰,半扼荒途半扼冲。
惟有山南风雪后,许教移帐度残冬。

其八
户籍题名五种分,虽然同住不同群。
就中多赖乡三老,雀鼠时时与解纷。

其九
烽燧全消大漠清,弓刀闲挂只春耕。
瓜期五载如弹指,谁怯轮台万里行。

其十
绿野青筹界限明,农夫有畔不须争。
江都留得均田法,只有如今塞外行。

乌鲁木齐杂诗之神异(五首)
其一
灵光肸蚃到西陲,齐拜城南壮穆祠。
神马骁腾曾眼见,人间衔勒果难施。

其二
破寇红山八月天,髑髅春草满沙田。
当时未死神先泣,半夜离魂欲化烟。

其三
白草飕飕接冷云,关山疆界是谁分。
幽魂来往随官牒,原鬼昌黎竟未问。

其四
筑城掘土土深深,邪许相呼万杵音。
怪事一声齐注目,半钩新月藓花侵。

其五
深深玉屑几时藏,出土犹闻饼饵香。
弱水西流宁到此,荒滩那得禹余粮。

乌鲁木齐杂诗之民俗(十首)
其一
界画棋枰绿几层,一年一度换新塍。
风流都似林和靖,担粪从来谢不能。

其二
割尽黄云五月初,喧阗满市拥柴车。
谁知十斛新收麦,才换青蚨两贯余。

其三
到处歌楼到处花,塞垣此地擅繁华.
军邮岁岁飞官牒,只为游人不忆家。

其四
戍屯处处聚流人,百艺争妍各自陈。
携得洋钟才似粟,也能检点九层轮。

其五
巴亚翻翻数寸零,桔槔到手不曾停。
论园仿佛如朱荔,三月商家已买青。

其六
万里携家出塞行,男婚女嫁总边城。
多年无复还乡梦,官府犹题旧里名。

其七
十里春筹雪化泥,不须分垅不须畦。
珠玑信手纷纷落,一样新秧出水齐。

其八
山城是处有弦歌,锦帙牙签市上多。
为报当年郑渔仲,儒书今过斡难河。

其九
闽海迢迢道路难,西人谁识小龙团。
向来只说官茶暖,消得山泉沁骨寒。

其十
吐蕃部落久相亲,卖果时时到市闉。
恰似春深梁上燕,自来自去不关人。

乌鲁木齐杂诗之风土(二十三首)
其一
山围芳草翠烟平,迢递新城接旧城。
行到丛祠歌舞榭,绿氍毹上看棋枰。

其二
万家烟火暖云蒸,销尽天山太古冰。
腊雪清晨题牍背,红丝砚水不曾凝。

其三
乱山倒影碧沉沉,十里龙湫万丈深。
一自沉牛答云雨,飞流不断到如今。

其四
云满西山雨便来,田家占候不须猜。
向来只怪东峰顶,晓日名霞一片开。

其五
廛肆鳞鳞两面分,门前官柳绿如云。
夜深灯火人归后,几处琵琶月下闻。

其六
雪地冰天水自流,溶溶直泻苇湖头。
残冬曾到唐时垒,两派清波绿似油。

其七
山田龙口引泉浇,泉水惟凭积雪消。
头白蕃王年八十,不知春雨长禾苗。

其八
界破山光一片青,温暾流水碧泠泠。
游人倘有风沂兴,只向将军借幔亭。

其九
古迹微茫半莫求,龙沙舆记定难收。
如何千尺青崖上,残字分明认火州。

其十
南山日对紫泥泉,回鹘荒滕尚宛然。
只恨秋风吹雪早,至今蔓草幂寒烟。

其十一
城南风穴近山坳,一片涛声万木梢。
相约春来牢盖屋,夜深时卷数重茅。

其十二
良田易得水难求,水到深秋却漫流。
我欲开渠建官闸,人言沙堰不能收。

其十三
银瓶随意汲寒浆,凿井家家近户旁。
只恨青春二三月,却携素绠上河梁。

其十四
秋禾春麦陇相连,绿到晶河路几千。
三十四屯如绣错,何劳转粟上青天。

其十五
白道飞流似建瓴,陡陀不碍浪花鸣。
游人未到萧关外,谁心山泉解倒行。

其十六
半城高阜半城低,城内清泉尽向西。
金井银床无用处,随心引取到花畦。

其十七
长波一泻细涓涓,截断春山百尺泉,
二道河旁亲驻马,方知世有漏沙田。

其十八
南北封疆画界匀,云根两面翠嶙峋。
中间岩壑无人迹,合付山灵作守臣。

其十九
双城夹峙万山围,旧号虽存旧址非。
孤木地旁秋草没,降蕃指点尚依稀。

其二十
峻坂连连迭七层,层层山骨翠崚嶒。
行人只作蚕丛看,却是西番下马陵。

其二十一
断壁苔花十里长,何年雄镇控西羌。
金瓶舍利行人息,筑塔当从阿育王。

其二十二
惊飙相戒避三泉,人马轻如一叶旋。
记得移营千戍卒,阻风港汊似江船。

其二十三
开畦不问种花辰,早晚参差各自新。
还忆年前木司马,手栽小盎四时春。

乌鲁木齐杂诗之游览(十七首)
其一
秀野亭西绿树窝,杖藜携酒晚春多。
谯楼鼓动栖鸦睡,尚有游人踏月歌。

其二
斜临流水对山青,疏野终怜旧射厅。
颇西风流丰别驾,迩来拟葺醉翁亭。

其三
绛蜡荧荧野未残,游人踏月绕阑干。
迷离不解春灯谜,一笑中朝旧讲宫。

其四
犊车辘轣满长街,火树银花对对排。
无数红裙乱招手,游人拾得凤凰鞋。

其五
摇曳兰桡唱采莲,春风明月放灯天。
秦人只识连钱马,谁教歌儿荡画船。

其六
地近山南估客多,偷来番曲演鸯歌。
谁将红豆传新拍,记取摩诃兜勒歌。

其七
箫鼓分曹社火齐,登场相赛舞狻猊。
一声唱道西屯胜,飞舞红笺锦字题。

其八
竹马如迎郭细候,山童丫角啭清讴。
琵琶弹彻明妃曲,一片红灯过彩楼。

其九
玉笛银筝夜不休,城南城北酒家楼。
春明门外梨园部,风景依稀依旧游。

其十
越曲吴歈出塞多,红牙旧拍未全讹。
诗情难似龙标尉,好赋流人水调歌。

其十一
樊楼月满四弦高,小部交弹凤尾槽。
白草黄沙行万里,红颜未损郑樱桃。

其十二
乌巾垫角短衫红,度曲谁如鳖相公。
赠与桃花时颒面,筵前何处不春风。

其十三
半面真能各笑啼,四筵绝倒碎玻璃。
摇头优孟谁描写,拟付龙门作品题。

其十四
逢场作戏又何妨,红粉青娥闹扫妆。
仿佛徐娘风韵在,庐陵莫笑老刘郎。

其十五
老去何戡出玉门,一声楚调最消魂。
低徊唱煞红绫裤,四座衣裳宛酒痕。

其十六
稗史荒唐半不经,渔樵闲话野人听。
地炉松火消长夜,且唤诙谐柳敬亭。

其十七
桃花马上舞惊鸾,赵女身轻万目看。
不惜黄金抛作埒,风流且喜见邯郸。

 » 本站地址:http://www.gomoth.com
  • 您可能感兴趣的相关文章